最新消息:最新消息: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新皮已上,站点会继续更新的!

【年少轻狂】别把无知当个性

碎念 貓 殺手 13404浏览 14评论

 

huiyi

 

04年冬天的湖南。

某网吧某台机子上。

视频聊天中。

『嗨,美女!明天上来玩吗?我请你吃夜宵啊!』他青涩的发出邀请。

『哦,我看看吧!』她轻描淡写道。

『哦哦哦…你答应了哦!说了要算哟!』他激动不已的敲打着键盘。

『试试吧,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她依旧不动声色答道。

……

第二天。

男生在公司里安排着员工进行工作调度。

『喂,她上来了!中午去哪吃饭呀?』同行好友雅边跑边叫着,似乎她比他更激动、兴奋。

『不会吧?真上来了啊?』他将信将疑的问道。

『真的,今天坐火车上来呢!三个多小时的路啊!就在你公司大门口呢。』雅难压心中兴奋,手脚并用的挥舞着。

『好的,我交代事马上出来。』他不紧不慢的说完继续安排工作。

……

15分钟后。

『美女,你好啊!你真守约。』他大感吃惊的看着站在雪地中一身白色装束的她。

『呵呵,也没什么了啦。刚好上来看看中专同学雅嘛。』她有点慌,略微掩饰着。

『哦,原来这样啊!不过,就算这样,中饭还是让我来请吧!』他似乎看出她的不自然,识趣的微微一笑。

『好啊好啊!他可不轻易请人吃饭,我叫了他请我吃饭都快几个月了,他都无视我。』雅不甘的抱怨着,同时听到有他请中饭开心的拉着她直点头。

『那…那……好吧!』她羞涩的答应了,同时她打量了下他——上身一件黑色的大外套,下身一条锥型深蓝牛仔裤,脚上一双Puma的高帮波鞋,三七分的长发已然遮住了双眼。

正当她极力欲看穿那被长发遮挡住一半的脸部时,从长头缝隙中一对幽幽的眼神也在注视着她,那一刻,四目相对,彼此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

午间,饭店中。

『雅,你去点菜啦。你知道她的口味,按你们喜欢的来。我都可以吃的!』他微笑着看了下她。

『哎呀,人家难得上来,你不亲自点菜不显诚意啊,她喜欢茄子煲。』雅白了他一眼,又诡异的朝她一笑。

『那…我点菜了哦!呆会点来你吃不惯可别怪我呀!反正她的菜我可记住了。』他不屑的朝雅调侃道。

『其实,雅,你去点菜好一些,毕竟你知道我们的口味嘛。』她继续“落井下石”。

『哟哟哟!啧啧啧!刚见面就我们前我们后了,怕了你们,我去还不行嘛!』雅愤愤不平的走向厨房。

『额……路上…一路辛苦了!』他先开了口,断断续续的吐出了这一个问题。

『还好呀,听说你跟雅家是同行呢。』她一眼看出了他的慌张,很上道的将问题引向他的“专业”上去。

『恩!是啊,我们就隔了一块场地呢。她是当地人所以沟通什么的都好过我们,所以她家生意不错的。』他轻松且流利的说道,脸上也放松了许多。

『哦,你们那边的人不吃辣吧?我打个电话给雅叫她交待下厨师。』她体贴细心的拿出手机。

『不用不用!我们那边人确实不吃辣,可是我从小就四处跑,辣椒虽然不太会吃,但吃一些还是没问题的。谢谢你了!』他急忙解释着并示意她把手机放下。

『那好吧。』

『恩。』

……

傍晚。

『喂,我跟她晚上去江西新余。可能明、后天才会回来。』电话那一端传来了雅的声音。

『什么情况这是?你去谈业务为什么把她也拉去啊?你这是什么意思?』一连串的问题表明了他的愤愤不平。

『唉哟,瞧把你急的。顺便带上她去玩嘛。』雅不爽的回答道。

『额,那好吧!路上慢一点。』他无奈的叮嘱着。

『知道了啦。』

……

深夜。

『叮……』一阵急促的响铃打断了坐在电脑前工作他的思绪。

『喂,你好,哪位?』他无奈的接起电话问道。

『……』电话那一端鸦雀无声。

『喂,你好,哪位?别玩了!』他有点急眼了,不耐烦的问了一次,于此同时一阵不安也涌上心头。

『……是我。呜呜呜…』电话那一端传来一阵女生的抽泣声。

『你!没事啊!怎么了?什么事啊?怎么哭了啊?别哭!你哭我也心乱!什么事你跟我说。』他一下就慌了,因为他深知电话那一端就是她。

『呜呜呜,我跟雅来到新余…呜呜,可是雅她却……』她一听到他的声音及问候更是泣不成声,一时间哭成了泪人。

『你…别哭啊。发生了什么事啊?你不要吓我啊!我最怕女生哭了,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帮你出头。』听到哭声的他更加慌了,激动得有点结巴,恨不能飞到她面前。

『恩…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其他人啊。呜呜…』她静了下心,慢慢的停止了哭泣。

『嗯 嗯 嗯 !只要你不哭,我都答应你。』他似乎比她更激动了。

『我跟雅到了新余后,当地老板请我们吃饭,期间他们一直灌我喝酒,雅早被喝得不省人世。我留了个心眼,谁知道……呜呜…』她说到最后又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后面怎么了?那群混蛋欺负你了?你别哭也别急。现在在哪里?』他听到这脑海里似乎有点不清醒了,只想尽可能的让她静下来。

『他们想期负我,我就大喊。然后我就跑出来了,在外面找了个酒店住了。』她止住了眼泪,擦干了脸上的眼泪。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那雅呢?跟他们在一块吗?』他定了下四散的魂魄问。

『雅还在他们那,不过他们对她没兴趣,加上他们是合作关系应该不会出事的。』她分析道。

『也是,你不要害怕。你一个女生,现在一定很害怕吧?没关系,我陪你聊天。』他想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尽力不去想刚刚发生的事。

『恩,谢谢你了。』

『不用啦,对了,听说你之前在北京呆过呢?』

……

次日。

他一夜没睡好,导致工作安排出现了些许错误;他焦虑不安担心着她的安全。

『X总,保安那里说有个女的找你。』车间内尘土飞扬,一名切割工气喘吁吁的擦了下额头流下的汗。

『哦,知道了!』他声刚落下,人已绝尘而去。

一路狂奔,他知道是她,他希望是她,刹那间他脑袋有点乱。

『你…没事吧?』眼前落魄的她让他不知说何是好。

『我……』她不由自主的扑倒在他的怀中,早已泣不成声了。

『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他尽力安慰着她,自己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嗯嗯…』她点着头依旧哭个不停,完全没有顾及完全不明真相的保安们。

……

办公室内。

『这事雅知道吗?她还在江西吗?』他将泡好的热茶递到她手中。

『还在吧,我回来的时候给她打电话没接,可能还没醒酒吧。』她惊魂未定的喝了一口茶。

『那这两天你先呆我这里吧,我不会毛手毛脚的。哈哈哈……』他知道这话虽然会勾起她惧怕的场景,不过他只想以这冷得不行的笑话来让她释怀。

『呵呵…好的。不过我怕你驾驭不了啊!』她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这…』他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生怕让她看到自己滚烫的脸。

『那你就在我这办公室里玩吧,上上网听听音乐什么的,我还得出去跟其他工人一块把这两进场的货品归类一下。』他见她释怀不少心也安了些,说着便张罗她坐在电脑前,并熟悉的打开计算机。

『嗯…那个……你…可以……陪我会天再走吗?』她羞涩的请求着,脸上也泛起了朵朵红晕。委屈的目光犹如犯错的孩子祈求原谅般直视着他。

那一刻四目相对了,他不由自主的目光闪烁不敢直视,仿佛自己是被当场抓住的小偷一样,脸上又开始不自觉的烫了起来。

『那…好吧!我就陪你一会!』他结巴的有点不知所措。

『咯咯咯…好!』她笑了,笑得如同战场上获胜的将军一样响彻办公室。

她真的好漂亮,白皙的瓜子脸,一头披肩发,白色的外套裹不住她玲珑的曲线,那一双摄人心魄的大眼睛,那纤长的细指,那迷人的笑容,洁白的皓齿……这是他对她的印象——一个让人难以抗拒的青春靓丽美女。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家离这里有点远吧?家人都从事什么的呢?』他生涩的搭讪也让自己紧张起来。

『你这是查户口吗?你又叫什么呢?』她骄傲的像女王,一时间让他尴尬得不知所措。

『哈哈,这是你今天第几次脸红啊?我逗你玩的,我叫玮,我家离这里挺远的。至于父母亲从事哪一行,你这么快就想左手一只鸭,右手一只鸡,背上背个胖娃娃的去见我父母么?』她再一次的调侃让他更加无法适从了。

『我…不…没有…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朋友间应该坦诚相待嘛!』他努力的争辩着,不过在她面前显得那么的乏力惨白。

『朋友?我可没答应当你的女朋友呀!』她喜欢看他那青涩的样子,继续“狙击”他。

『……你,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朋友间,没…有叫你当我女朋友啦。』他急得结巴得更厉害了,在这对话中完全处于被动。

『哦,那好吧。你不希望我当你的女朋友啊?』她试探性的行云流水般反问道。

『想…哦不,我…是说,想你当…我朋友啦。』他被绕进她的圈子里了,为自己努力的辩解着。

『哦 哦 哦!你原来喜欢我啊,好吧。我就当你女朋友吧!咯咯咯……』她当仁不让的直接了当。

『啊…我没…不…我只…』他完败了,一时语塞,心里更似打翻了五味瓶。

『男人说话要算话啊,既然说了就是做到啊。』她开心的大笑起来,她知道他是个值得深入的男人。

『……』他再次失语,也许他真的有点喜欢她吧,也许是男性的本能吧,也许吸引他的是…

……

一周后。

下午的大街上。

『玮,你跟康是什么关系啊?』雅俏皮的问。

『这个你问他。』她指了指挽手而行的他。

『唉呀,你烦不烦啊!还能什么关系啊,当然是朋友关系啦。真是的!』他不耐烦的白了雅一眼。

『呐呐呐!你听见了。满意了?』她也回敬了雅一记白眼,也许上次的事她还没有放下吧。

『切!朋友?有这样上街手拉手,见面就拥抱的朋友么?那我也是你的朋友,你也拉我手呗,也抱我呗。』雅天真得有点不识趣,努了努嘴不爽的指着他鼻子。

『你?算了吧!这么难看,又没身材,拉你的手真是瞎了那人的眼,我可不想当瞎子。』他完全不顾及雅的面子,权当兄弟般朝她就给批了下去。

『你……要不要这样损我啊?我去买臭豆腐,你们都要辣的不?』雅跺着脚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爽的走向远处一家流动的臭豆腐摊。

『嗯,我们都要辣的!』他耸了耸肩膀朝雅叫了一声。

『其实,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现在雅不在,你不用害羞的!』她把他的手挽的更紧了,娇啧着期待答案。

『唉!你…烦不?这个一定要说来吗?这样不是很好吗?』他极力挣脱她那目光的锁定,敷衍的应了一句。

『我不嘛,你告诉我!你今天一定要说,你知道吗?我的女伴们都说你对我好冷淡,你根本不把我当成你的女朋友!』她不依不饶的更加用力箍紧他的手臂,一脸委屈的朝他嘟起了嘴。

『难道爱就一定要成天挂在嘴巴?难道我一定要对着湖南人民面大声吼出你是我女朋友你才是我女朋友?难道……算了,不说了!烦死了!』他躁动不耐烦的朝她吼了起来,奋力的甩开了手,大步流星的扭头就走。

此刻,你无语,我无语,彼此都冷若六月霜。

……

深夜。

四处寂静,鼾声阵阵。

『叮···』急促的电话响铃打破了夜的恬静。

『喂,谁啊?这么晚了,有事快说!』他睡眼朦胧的接起电话一脸的不爽。

『喂!喂!喂!你是康吧?玮出车祸了!现在在急救啊!你快来……』电话那端传来了一阵陌生而焦急的女声。

『不是吧?她……现在怎么样了?什么情况这是?现在在哪里啊?哪个医院?我马上过去!』这可把他急坏了,一连串的问题顷刻间如雨点般落下。

『她说下午时被你甩下,于是就想立马回家,被我们留下。结果晚上的时候我们喝了点酒她就借酒力再次说要回家,我们劝她不住,拉扯的时候被开来的一辆车撞了,现在在市医院呢!』电话那头的女生较前面时淡然了许多,电话周遭还传来些许嬉闹声。

『哦!那我马上过去。咦,不对啊。你们在医院怎么还有人在笑?你不是耍我吧?』他静下心开始有点质疑了。

『唔,没…没…有。我们就在医院,真的!你来就对了!』电话里的女生开始有点结巴,开始慌了。

『快说你是谁?为什么这么无聊?你们再这样,我就翻脸了!#$%^&&….』他开始怒了,似乎已经识破了这个无聊的谎言。

『切,真无趣!今天是什么节?不跟你说了,我叫玮接电话!』电话那端的女生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的把电话拿给了她。

『别生气啦,刚才那个女生是我的女伴,今天刚上来。听说我们的事,加上今天是愚人节,所以才恶作剧。你别生气啦。』她有点担心他生气,恳求的对他交待了事情经过。

『你们真的很无聊啊!吓得我一身冷汗,现在全无睡意了!叫我怎么说你们才好?好了,算了!挂了,我去睡觉了。明还早起呢!』他无奈得摇摇头,想要发作却让她那诚意十足的解释给压了下去。

『别啊,她们要的答案你还没给啊!哈哈哈…』她笑得很开心,似乎她说的答案他已经给了,而且还十分满意。

『什么答案啊,你别跟她们一块无聊了!挂了……』“啪”的一声,他关上了电话,有点云里雾里。

『等…一下啦!让我先挂电话嘛!』她无辜的央求,不过似乎他根本没听到。

这时,她有点开心,因为他的反应说明他是在意她的;她又有点郁闷,因为他总是那么让人难以琢磨。

……

2个月后。

某KTV的包间内。

『康,点歌嘛。今天是玮的生日啊,身为男友的你好歹肉麻一下嘛!』雅调侃着走向点歌台。

『对啊对啊!来首深情对唱嘛,让我们鸡皮掉一地嘛。』随行的女伴也跟着起哄。

『你们别闹啦…』她口不对心的看着他,她真的很期待他能特地为她唱一首歌,哪怕他的嗓音是重度噪音。

『我说…你们能别扯淡么?我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么?今天来KTV我肯定会唱歌的,送歌给寿星也是理所当然的嘛。真是的!』他漫不经心的放下手中的啤酒,倔强的不肯屈服。

『那就来点嘛。要不我帮你点?要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还是《甜蜜蜜》?』雅有点急不可待了,朝他打摆了摆手中的麦克风。

『俗不可耐!既然你们这么期待,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帮我点首《爱在爱你》!』他抬起高傲的头,轻蔑的说。

音乐响起,雅很上道的关了包间里的强灯,在柔和的灯光下,他起身,她期待,她们关注。

『你揉着哭红的眼睛,它让你眼神更忧郁,心疼你却无法安慰你………爱在爱你爱在爱你,从我们相遇那天起…….爱在爱你我只想爱你,就算你会不答应…….』他深情的演唱着,她为他着迷,她们为他不俗的演唱动容。

『祝你生日快乐。』他轻描淡写的向她献上生日祝福。

『谢谢!』她内敛的低下了头,一丝晶莹泪丝从眼角滑落,她感动了。

『瞧这小两口,给你们点私人空间,我们去买点吃的跟酒。』雅很识趣的叫上女伴走出包间。

这一刻,包间里响起了《yesterday one more》背景音乐,他们面对面坐着,他拿起手中的啤酒,她放下喝着的饮料;一时间四目相对,她含情脉脉,他桀骜不驯,你无语,我无言,但彼此却同床异梦。

……

次日夜。

办公室内。

灯火之下他在PC前制着表格,汇总这个月的营收。

『Oh,Yeah!搞定!!』他伸了下懒腰,自言自语的振臂高呼。

『喂,在哪呢?方便的话给我带点吃的吧!』他礼貌的“命令”着。

『啊?好的。你等我啊。』她惊诧了一下就淡定下来,立马点头答应。

『嗯,挂了!』他不待她的任何回应挂上电话,点开PC上的游戏快捷方式。

『……』她再次无言,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三个小时后。

办公里。

『我回来了,给你带宵夜来啦!』她呼吸有点急促,脸上露出迷人的红晕向他走来。

『……』他没有理她,似乎无视了她在存在。

『对不起啦,我知道回来得有点晚,你别生气啦。看!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的旺仔牛奶,还有这些。』她跟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恳求他的原谅,将满满一包的零食放在他面前。

『……』他依然纹丝不动,石化般玩着他的游戏,依旧无视她的存在,躁动的怒火他奋力压制着。

『对不起!我下回不会只顾着玩不顾你了。你原谅我吧!』她放下面子再次祈求他的原谅,楚楚可怜的目光向他投去,期待他的回应。

『你很烦啊,你不想买就不用买,你可以继续玩啊,你又不是我的谁,没必要为我如此啊!再说了反正我饿不死的!』他开始发作了,微微自嘲的将东西移出自己的眼前。

『……』他这句响雷,轰得她不知所措找不着北,委屈的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你走吧,玩你的去吧!我不用你管,把你买的东西也拿走!』他不容她解释,无情的将这冷若冬霜的言语向她扫去。

『呜呜呜……』她头也不回的门口跑去,空气中漂浮点点泪花。

街道上,她奔跑着,委屈的要死,心痛得无法呼吸;办公室里,他闲坐着,若无其事抽烟,仿佛刚才的事就没有发生。

……

 

 

太过伤感,更新有点慢。未完待续!

转载请注明:菊花.蜜 » 【年少轻狂】别把无知当个性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What is 3 + 4 ?
Please leave these two fields as-is:
IMPORTANT! To be able to proceed, you need to solve the following simple math (so we know that you are a human) :-)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4)

  1. 你在搞咩啊。写这些玩意
    搓板2012-09-09 10:09 回复
    • 难道我的另一个职业是情感治疗师会告诉你么? :)
      貓 殺手2012-09-09 13:14 回复
      • 我看你是Av导购员吧..
        Dusk2012-09-11 20:21 回复
      • 我擦猫个屁股,猫写得是么东东啊,看不懂。。。看来我真的过时了!
        菠萝2012-09-12 11:34 回复
      • 又回来看猫的青涩版的作品,还是有点不懂。。。
        菠萝2012-10-18 10:45 回复
  2. 请让我找个能说你年少无知的理由
    未寒2012-09-09 14:40 回复
    • 淡定一下会死么? 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言情小说么? :(
      貓 殺手2012-09-09 17:36 回复
  3. 真是够长篇的了……
    建站网2012-09-12 09:59 回复
  4. 尼玛长文章也不配图!!!看到一半就看不走了
    张黎2012-09-12 12:16 回复
  5. 难道是自传?第一次来,留个脚印~
    sicmo2012-10-01 03:04 回复
  6. 行,有才。网络文学后继有人了
    谬语胡说2012-10-01 22:03 回复